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三秦税史博物馆  
收藏此页 | 字体: | 保护视力色:
财赋转运对唐朝延续的历史作用
日期:2017-05-08    来源:税收科学研究所
 

财赋转运对唐朝延续的历史作用

                   /王雪绒

定都长安的唐朝越来越感受到了深处内陆带来的不便,特别是南方经过“贞观之治”“永徽则天之治”以及“开元盛世”的治理得到迅猛发展之后。南方赋税运抵长安已经成了供应唐玄宗李隆基及其统治集团的一件大事儿,而这一赋税转运随着“安史之乱”的爆发其历史地更加明显,赋税北运成为平叛及唐朝延续的绝对支撑。可以说,赋税转运维持多久,唐王朝的维系就坚持多久,当整个朝廷处于“常赋殆绝”状态时,等着大臣替自己调兵、输饷的唐昭宗李晔为整个朝廷所做的最后挣扎只能为儿子唐哀帝李柷平添一些悲伤的眼泪。

裴耀卿改变江南租米缴纳地点以利漕运

唐朝赋税转运起始于唐高宗672年,关中发生自然灾害,监察御史王师顺奏请李治实施租庸转运,“请运晋、绛州仓粟以赡之。”李治同意后,黄河、渭河赋税转运开始实施,“舟楫相继,会于渭南”。

730年,宣州刺史裴耀卿鉴于江南百姓租庸长途输洛阳的艰难、不便和运输途中的折损,上书唐玄宗 “敖仓于河口立输场以受米”,建议把这种“旷年长运”改为“节级取便”,在河口设置一个仓,由百姓将江南的租米输送到仓中存放,再由官府组织运输工具从河口分别向洛阳等地运输,“置河阴县,及河阴、柏崖、集津三门仓。凿崖开山,以车运数十里。积于太原仓。以利漕运。”李隆基认为此法甚好,可为百姓节省输纳费用,便置河阴仓,“自江淮而泝鸿沟,悉纳河阴仓”。一个纳税地点的改变,减轻了整个江南百姓的赋税负担,提高了漕运的效益,同时提高了京师长安的战备物资储备,也使裴耀卿在中国历史和中国赋税史上写下了鲜亮的一笔。

第五琦盐铁转运支持朝廷平叛暂缓朝廷危机

唐肃宗李亨在“安史之乱”中即位却因财赋缺乏无力收复长安。第五琦赶到成都面见唐玄宗,阐述“方今之急在于兵,兵之强弱在赋”之理,请求李隆基给予权力,掌管赋税筹集运输,保证军需而“不劳圣虑”。 李隆基大喜过望,当日即封第五琦为监察御史,勾当江淮租庸使。

第五琦在担任“平定叛乱后方赋税保障官”期内,不仅能够想尽一切办法从江淮收取赋税,更重要的是能够在漕运出现危机的重重困难下,将赋税安全运输到李亨等“中央首脑”所在地——灵武。因为京杭运河无法直接行使至洛阳,第五琦只好将赋税物资取道襄樊,运输到凤翔,再由陆路运输到灵武。随着叛军在河南作战的进一步升级,张巡在睢阳以身殉职之后,史朝义占据睢阳,漕运渠道襄樊的道路再一次被堵死。第五琦又下令运输队伍,取道汉水再进行辗转运输,到达凤翔后进行陆路运输直抵灵武。第五琦在负责江淮赋税转运时史书记载:“促办应卒,事无违阙”。

第五琦为收复长安和洛阳奠定了强大的物质基础,在江南的赋税业绩得到了唐肃宗李亨的信任,暂缓了大唐帝国的赋税危机,之后,在李亨的鼓励下第五琦开始实行榷盐法——由政府垄断食盐经营。其办法是在各个盐区设立监院,加强对食盐的生产和管理。召集盐户(“亭户”)进行食盐生产。亭户所产的食盐全部由监院进行统一收购不准私自买卖。这就是传统的民制、官收、官运、官销的直接专卖法。

新盐法实行之后,因政府完全掌握食盐的生产、运输、销售大权,价格也由政府制定。天宝、至德年间市场上每斗盐的销售价格是10文铜钱,第五琦实行食盐专卖后,每斗盐的销售价格为110文铜钱,比实行专卖前提高了10倍。这种加价办法完全属于政府行为,排除了经销少量私盐的中小商人的可能性,为唐朝政府取得了可观的财政收入。

刘晏改革漕运和食盐专卖支撑唐朝维系

唐代宗李豫时期,京师一带粮食供应陷入巨大困惑,“河、湟六镇既陷,岁发防秋兵三万戍京西,资粮百五十余万缗” ,“京师米价至一千,官厨无兼时之积,禁军乏食,畿县百姓乃捋穗以供之。”京兆地区的地税税率,上等田每亩超过1斗,下等田每亩超过6升,比原来每亩2升分别高出3倍到5倍以上。改革漕运成了降低京兆地区百姓赋税负担,保证中央租庸供给的头等大事。764年,刘晏兼任转运使,着手漕运改革。

在解决漕运人力方面,将征发劳力改为雇役,不用强行向民间征调人力,不用劳费郡县。在安全保卫上,下令各地方节度使,命令在沿河两岸,每隔2个驿站派驻300士卒,划拨给他们良田,让他们“且耕且守” “分界捉搦”,解决了漕运两岸的安全工作。在漕运技术上,采用“分段运输”。依据长江、汴河、黄河和渭水各自水力,采取各个水系制造不同船只的办法,在扬州建10个造船场,专门建造漕船,共造“歇艎支江船二千艘“,每船可载漕粮千石, “人人习河险,江船不入汴,汴船不入河,河船不入渭”。江南的赋税物资通过长江水系运输到扬州改行汴河,由汴河将其运输到河阴,再从黄河将物资运输到渭河,最后经过渭水将物资运输到太仓。这种分段漕运的方式获得异常奇特的效果,“岁转粟百一十万石,无升斗溺者”,“唐世推漕运之能者,推晏为首,后者皆遵其法度”。

766年,刘晏以户部尚书身份出任东区各地的盐铁使,开始了大刀阔斧的食盐专卖制度改革。

首先,裁撤冗员。只在主要食盐产区设立10个盐监,管理食盐生产和收购,每年收入百万余缗,“以当百余州之赋”,约占大历末年盐利总收入的六分之一。各盐监设立监官,负责食盐制造、收购、运输和粜卖。

其次,实行就场专卖制。“寓税于价”,将税款包含在食盐价格中,使“官收厚利而人不知贵”,实行“民制——官收——商运——商销”。所有亭户生产的盐全部由盐官统一收购,不许私自卖给商人。盐官将所收食盐在各个盐场或盐监所在地就地销售给盐商,商人在场缴纳盐款后,可以自由销售。

第三,降低运盐成本。整个食盐的销售只在产地寓税于价,不许地方官员再对过境环节食盐层层加征“过税”,免除盐商的额外赋税负担,降低运盐成本,有利食盐在市场上自由流通。

第四,允许纳绢代钱。商人可以纳绢代钱,而且绢价比一般绢价定的高,以此吸引盐商,鼓励他们纳绢,政府则可以由此掌握军备所需的大量绢帛。

第五,设立常平盐。由政府出面,调运一部分官盐到偏远地区,并进行官盐储存,此谓“常平盐”。当地食盐供应紧张、价格上涨时就将这些食盐抛售出去,以平抑市场的零售价。

第六,增加储备盐。在四大州交通要道设置盐仓,以备不时之需。如果哪个市场的食盐脱销,就近将官盐调运当地。储备盐和常平盐一样,是对就场专卖制度的有效补充,使盐仓、盐监、盐场形成了一整套完备的官营商业网,保证了“寓税于价”盐业政策的实施。

第七,加强盐业稽查。设置13个巡院,负责食盐缉私和商情传报,主要是在销售区缉私私盐。这样一来,运用巡院缉私控制销售方,运用盐监控制收购方,在中间环节设仓储存,防止了盐场的透漏,使整个公盐的链条得到完整保护。

韩滉浙西治理成为朝廷财赋保障

在唐朝财赋转运过程中,除刘晏之外,镇海军节度使韩滉的作用不能低估。作为开元名相韩休之子,韩滉在代宗771年拜户部侍郎,判度支,与吏部尚书刘晏分掌天下财赋长达9年,史称“滉为人廉勤,精于簿领,御下严急,吏不敢欺;亦值连岁丰穰,边境无寇,自是仓库蓄积始充。”唐德宗李适即位后,任韩滉为浙西观察使、镇海军节度使,以保障江东财税、军事,稳定朝廷漕运,“漕路无梗,完靖东南,滉功多”,为整个削藩斗争提供了充足的财税保障。韩滉在浙西一面恢复农业生产,镇压农民起义与豪强势力,一面“安抚百姓,均其租税”,史称“政令明察”。在“泾师之变”中,韩滉镇徐州、平淮西,安淮南,唐德宗赞曰:“滉不惟安江东,又能安淮南,真大臣之器。”关中饥馑时,韩滉“运江、淮粟帛入贡府,无虚月”,江淮总计运往长安及河北的米粮达二百万石,创唐代历史南粮北运的最高记录,使唐朝顺利度过建中、兴元年间战争之祸,使中央财赋转危为安。

清末学者李慈铭认为:“刘晏、韩滉皆唐功臣之最也,天宝、真元之不亡,二人之力也。”


 
      
        文章分享到: 0
网站声明| 使用帮助| 网站纠错| 网站导航
陕西省国家税务局办公室主办 信息中心提供技术支持
陕ICP备 06000245号  网站标识码 bm29270146

陕公网安备 61010302000274号


方欣科技有限公司提供门户网站管理平台
版权所有: 陕西省国家税务局 地址:西安市二环南路西段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