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此页 | 字体: | 保护视力色:
“藩镇割据”的赋税忖量
日期:2017-01-20    来源:科研所
 

“藩镇割据”的赋税忖量

                            /王雪绒

当唐玄宗李隆基将军权、事权、财权完全地下放到地方藩镇之后,地方藩镇的势力便以不可遏制的速度迅速增长,直接导致了将唐朝从盛世拉进衰世的“安史之乱”的发生。在平叛过程中,唐肃宗李亨因被迫、无奈等多种原因更加密集地增加了藩镇的数量,更加彻底地将包括赋税权在内的管理权力下放给藩镇,使得“藩镇割据”这一制度肌瘤不断地蔓延、深化和膨胀,并伴随唐朝社会的整个过程。

唐代宗李豫拉拢藩镇助长邪气

唐代宗李豫对于藩镇的无力征讨成为他20年江山治理中最为头疼的事件,而田承嗣在河北的做强坐大成为藩镇中最为典型的代表。作为安禄山手下悍将的田承嗣,因“安史之乱”攻破南阳而使唐朝政府丢失了赋税运输的重要通道,但就是这样的藩镇在唐代宗李豫为求苟安的治理宗旨下摇身一变成为河北重要的藩臣。

为了防止田承嗣等河朔三镇及其他藩镇以下犯上,李豫只好采取拉拢办法,给他们屡屡加官进爵。田承嗣被加封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富有宰相权力,赐爵雁门郡王。同时李豫将他的女儿永乐公主下嫁给田承嗣的儿子田华。但这种恩宠和收拢并不能平复田承嗣志满而骄的心气,这位本性凶顽,反复无常的悍臣在河北征收重税,修缮城池,丰富兵甲,强行征集所有壮年丁士从军,老弱病残的人参加农业生产,数年间拥兵10万之众。因为专擅所辖地区所有政治、经济、财政、赋税权力,官吏全部由自己任免,作为地方赋税依据的户籍从来不向朝廷汇报,也从来不向朝廷缴纳赋税,使得魏博镇成为凌驾于朝廷之上的“独立王国”。

更为严重的是,田承嗣长期不入朝。李豫对此十分生气,曾多次派兵讨伐田承嗣但都不了了之。因为朝廷没有足够的军事力量和经济力量与之对峙,其他藩镇也都爱惜自己的军事势力、惧怕战争消耗不肯出战。于是,田承嗣一门四世相传,49年不听朝廷号令,49年不为朝廷承担任何赋税事务,这种局面一直维系到大唐帝国的穷途末路。

唐德宗李适的武力削藩适得其反

唐德宗李适对父亲唐代宗李豫姑息藩镇、放任自流、坐视藩镇自收自支无视朝廷的行为甚为不满,继位之后便以一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气势开始了一场强势的武力削藩运动。他断然拒绝河北成德镇节度使李宝臣之子李惟岳的继任要求后,遭遇魏博节度使田悦、淄青节度使李正己、山南节度使梁崇义以及李惟岳等人以武力对抗朝廷的密谋,唐德宗李适利用节度使之间的互相斗争,先打败李正己之子李纳,接着李惟岳被他的部将王武俊杀死,只剩下田悦在魏州(今河北大名东北)继续抵抗。之后,成德镇的大将张忠和投降朝廷后被李适任命为成德节度使。

张忠和的投降和任命使各节度使顿时清醒:原来李适是在利用藩镇打藩镇!于是,参与朝廷削藩的幽州节度使朱滔首先表示不满。在他的不满情绪带动下,整个削藩形势逆转直下。782年,朱滔自称为翼王,王武俊自称为赵王,李纳自称为齐王、田悦自称为魏王,共同推举朱滔为盟主,四镇联手对抗朝廷,此谓“四镇之乱”。此时,淮西节度使李希烈起兵造反,与四镇联手反对李适,战火从河北一直蔓延到河南,东都洛阳严重叫急。

783年,李适调集前往西线平叛的泾原兵马途径京师长安时,因饭食供应较差以及间架税、除陌钱征收引起民愤最终爆发“泾原兵变”,“不夺尔商户僦质,不税尔间架、除陌”的口号震天作响,李适被逼逃往奉天(今陕西乾县),又惨遭朱滔的哥哥——泾原军原统帅朱泚的围攻,幸亏前线李晟、朔方节度使李怀光从河北撤军勤王,李适才得以幸免,而武力削藩斗争也被迫叫停。

为保住江山平息事件,李适不得已接受翰林学士陆贽的建议,下颁《罪己大赦诏》,将削藩所有责任一个人扛起:“天谴于上而朕不悟,人怨于下而朕不知”,“上累于祖宗,下负于黎庶,痛心腼面,罪实在予”。诏书宣读后,四方之心为之大悦,士卒皆感动而泣。李适同时赦免了除朱泚之外所有人的罪过,王武俊、李纳、田悦也主动取消王号,上表谢罪。不久,李晟打败朱泚收复长安,李适返回京师。削藩事件终于平息。

唐顺宗李诵的重点打击有所收获

平藩之后的唐德宗李适在之后的帝王生涯中对于藩镇的豢养使之更加猖狂,李适后期对财物的贪欲达到了痴迷程度,“日奉”“月供”要求越来越高,数量越来越多。浙西观察使李琦利用掌管酒的专卖权、漕运的控制权,在众大臣给李适进奉的战争中“鹤立鸡群”,将大量的珍奇财宝送到了李适手中,李适对其宠爱有加。

在李适的娇惯下,李琦更加肆无忌惮,有恃无恐。他经常在税外加征,厚敛无度。当时,东南一带的盐利、冶金、铸造、漕运、粮食都归李琦调度。他利用职权,规定在他管辖的浙西观察境内,所有行道以及堰埭津口等,增加私路、小堰税,强行勒索过境舟船缴税。他还随意在运输仓库中领取财物,不够向京师运送时又重新向各地分摊,要求百姓继续缴纳赋税,致使江南因赋税过多,税负太高而生产萧条、百姓贫困、国家赋税无着。

面对李琦,口不能言、身不能行的唐顺宗李诵采取明升暗降的办法,拜李琦为“尚书左仆射”,罢免了他的财政大权,派御史大夫李元素接任,并专门派中使前去浙西迎接,成为唐朝后期巧妙罢黜藩镇权力的成功典型之一。

唐宪宗李纯的强势削藩成效显著

唐宪宗李纯继承了父亲唐顺宗李诵的天子抱负。继位之后,以一种更为清晰的决策、思路和手段拉开了凌厉的削藩之势。

在西南: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去世后,度支副使刘辟梦想占领三川。在宰相杜黄裳的坚决态度支持下,李纯派遣得力大将高崇文指挥,直捣成都,全线击溃并生擒刘辟,押回长安斩首。

在西北:李纯调遣河东节度使严缓,会合天德军,连锅端掉了抗拒朝廷的夏绥节度使杨惠琳,安定了西北。

在江南:被父亲李诵夺去财政大权做了镇海节度使的李琦在强大的削藩攻势下,表面称愿意服从却未有行动。李纯派遣中使前去慰问——催促李琦赶紧启程。李琦称病推脱无果,李纯再次下诏强行要求李琦入朝。在强大的政治压力下,李琦举旗造反,一口气连杀苏州、常州、湖州、杭州、睦州五州刺史后接管五州大权。李纯派遣淮南节度使王愕为帅,率领各道兵马招讨,攻入镇海军治所京口(今江苏省镇江),活捉李琦,押往长安,腰斩于市,并命令没收李琦的全部财产,代替浙西百姓全年赋税。

在河北:李纯将进攻目标锁定在成德镇。接任父亲节度使的王承宗疲于应付,向李纯提出以缴纳贡赋、接受朝廷委派官吏为妥协。李纯以国家财赋不济为由,正式任命王承宗为成德节度使。因而,成德镇成为表面服从朝廷的一块难啃的骨头。

河北地区的第二个目标是魏博镇,李纯趁魏博镇发生内乱之机,直接任命田兴为节度使,使魏博镇归属朝廷。

在淮西:李纯以四年时间平定淮西吴元济,战争影响波及整个朝廷,取得“淮西大捷”,成为李纯削藩历史上最为辉煌的一页。

在东部:李纯平定李师道,使淄青镇十二州(相当于今山东省全境)全部归顺朝廷。

东西南北各个藩镇的相继归顺或者表面归顺,使唐宪宗李纯的削藩斗争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有的史学家因此将其归为大唐帝国“安史之乱”后最伟大的君主,他执政期间被称之为“元和中兴”。

藩镇割据的历史沉思

赋税利益的分配是保持中央与地方、地方与地方以及各个利益集团之间关系平衡的关键。在唐朝中央将军权、事权、财权全部下放的制度下,中央政府不论是采取拉拢恩宠、强势削藩还是明升暗降等方法,都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藩镇割据的实质性问题,只要地方政府掌握以赋税为支撑的给养权,他们对朝廷的归顺绝对只会浮于表面。唐宪宗李纯被誉为唐朝后期最伟大的君主,强势削藩后并未从赋税制度改革入手,将包括赋税管理权在内的大权收归中央,因而未能从制度上改变中央政府赋税薄弱的内核,进而根本不可能挽回“五代十国”分崩离析的王朝命运,这就恰恰说明了赋税管理权限、赋税管理制度、赋税分配制度对于一个王朝来说巨大的支撑性作用。


 
      
        文章分享到: 0
网站声明| 使用帮助| 网站纠错| 网站导航
陕西省国家税务局办公室主办 信息中心提供技术支持
陕ICP备 06000245号  网站标识码 bm29270146

陕公网安备 61010302000274号


方欣科技有限公司提供门户网站管理平台
版权所有: 陕西省国家税务局 地址:西安市二环南路西段39号